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埋葬疑惑的空坟墓

主播:安妮 | 后期:浣真



我是一名牧师,在信仰之路上也曾有过迷茫。


我曾疑惑过祷告的功效、纠结过恶的问题,尤其是在自然灾害、儿童绝症以及其他许多恐怖现象面前,我也曾对那些未听闻福音之人最终的结局有过疑惑。这些问题对我来说都不是容易想通或能简单放下的。


如果有基督徒告诉我他从未经历过疑惑,我是不会相信的。或者至少我会恭敬地认为他处于否认中,或缺乏自我意识,或不是一个认真思考的人。

随着时代的进展,信仰基督在基督教国家也开始受到质疑——这种质疑是隐性的,是经常性的。在前现代时期,“不相信是不可能的。启蒙运动让不相信成为可能现在,人们越来越“无法相信”——或者至少无法相信“唯有基督”。


你未必有古人聪明

接受了现代教育的人们,有时会自满地认为,我接受过大学教育、我生活在一个科学的时代、我不应该相信复活,甚至会自满的认为第一世纪的男男女女都是在寻找神迹的傻瓜。的确,如果你能穿越时空回到第一世纪,你很难找到无神论者。几乎每个人都是有神论者,即便大多数都信了假神,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比古人聪明。


当耶稣行奇迹时,人们通常感到的是困惑多于惊讶,反应更多的是“你是谁?”而不是“再来一次!”,这样的想法在当时和今天一样可笑。以处女受孕为例,第一世纪的人也知道婴儿是如何受孕的,即便是约瑟,在得知马利亚怀孕时,他并没有欢呼的唱起“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他做出了我们任何人都会做的假设,并决定与她离婚。


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空坟墓。尽管耶稣反复预言,没有一个目击者惊呼,“啊,第三天——祂的话不会落空”他们的反应和我们一样:困惑和十分的恐惧。他们猜测他的尸体被偷了、以为他是鬼魂,除了“他复活”之外,他们什么都想到了。多马甚至在所有他最信任的朋友亲眼看到并告诉他之后也无法相信!


甚至大使命也是赐给的怀疑者:“十一个门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稣约定的山上。他们见了耶稣就拜他,然而还有人疑惑。”(马太福音28:1617)。我们把一种胜利的情绪带入这一幕,而实际上,这些家伙中的一些人仍在半信半疑中。


对复活的无知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第一世纪的犹太人在文化上倾向于相信上帝,但他们却不相信人会复活。这就是为什么,当耶稣告诉马大,拉撒路将再次复活时,她所能做的就是叹息:“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约翰福音11:24)。像大多数犹太人一样,她相信历史末日会有一个普遍复活(参见但以理书12:2,但她对历史中途发生单一复活没有概念,门徒们也不例外。但在耶稣死后发生了的这些事情,彻底改变了他们。曾经,他们因耶稣被抓而逃走(马可福音14:50;如今,他们可以冒着生命危险,公开宣告:那个木匠正奇迹般地活着;后来,逼迫来临,他们更加大胆地继续传道,甚至因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心里欢喜(使徒行传5:41)。


神子的无知

尽管第一世纪的犹太人倾向于相信上帝,但将一个人视为上帝来崇拜则是不可想象的。这就是为什么法利赛人一再指责耶稣亵渎上帝,所以他们“同希律一党的人商议怎样可以除灭耶稣。”(马可福音3:6)。


外邦人可以去信一块石头雕刻的神,但犹太人不是,他们与他们的罗马邻居截然不同。一个无神论者相信上帝的可能性,远大于第一世纪的犹太人去相信一个人是上帝的可能性。


对弥赛亚会死去的无知

总而言之,关于信仰“合理性”的争论是双向的。一方面,对独一真神的信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争议、更加艰难。这并不是说古代信徒从未经历过严重的怀疑(参见诗篇);当历史上发生了首次人类感觉可以不依靠上帝也能生活时,怀疑就有了丰沃的土壤。这就是我们这些受过教育的、先进的、富裕的、民主的、温室世界的文化壁纸。因此,若你的疑心时不时的涌上心头,克服它们像是试图将沙滩球压在水下,你无须感到惊讶。


另一方面,如果认为前科学时代的人们刻进血液的有神论是一种愚蠢,那就太天真了,甚至有点无知但是,即便那时对上帝的信仰更加直观,但没有人觉得相信一个处女怀孕或一具尸体站起来是容易的。尤其是一具弥赛亚的尸体矛盾,是一种冒犯性的说法,因为没有犹太人相信弥赛亚会死。他怎么可能会死?弥赛亚永远坐在大卫的宝座上。因此,“强大”的耶稣被钉在罗马十字架上,像一个软弱可悲的奴隶一样窒息而死,就是确凿的证据了,这足以表明一切都结束了:只不过是又一个冒牌货,绝不可能是以马内利。


如果门徒对弥赛亚会死去没有概念,他们当然对弥赛亚会复活也没有概念。再说一遍,从神学上讲,没有犹太人能想象历史中途会发生单一的复活。最重要的是,没有人原意接受一个来自在罗马帝国殖民下的又偏远又渺小的加利利的木匠,会是弥赛亚,是该崇拜的神、天地的主。


但事实正是如此。


难以置信的合理性

复活难以置信吗?是的,再次看看门徒的反应,他们没有彼此祝愿一个快乐的复活节,他们被惊呆了,感到恐惧。他们缺乏对复活的认识,我们也是。然而,看看门徒们一夜之间的转变和福音之火势如破竹的蔓延让我禁不住地深呼吸,我相信,不可思议的事情终究是真的发生了,那个空坟墓就是埋葬所有疑惑的地方。



本站提供的信仰资源均来自网络,版权皆属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烦请发邮件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核实处理。以马内利。
赞(2)